历史

白玉兰论坛交锋素人真人秀将逆袭选秀或东山

2019-06-08 11:30: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儿咳嗽药
小儿咳嗽药
小儿咳嗽药

在综艺节目领域里,很多朋友说这个行业的标准是混乱的,视频站,大家都说自己是,到底是?电视台节目的收视率几家加起来远远大于样本库范围,这些共同造成行业没有公信力,从长远来看,对行业也是有伤害的。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在论坛致开场辞时,一边调侃,一边严肃地抛出问题和现象,掷地有声。

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致辞

这场原定会有原湖南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出席的白玉兰论坛,因为欧台工作临时调整,终未能成行。但这场探讨明天的综艺节目的论坛,在由跑男制片人周冬梅、快男总导演马昊、年代秀制片人易骅以及腾讯视频综艺负责人马延琨组成的娘子军团,对话前浙江卫视副总监,现任华策集团副总裁的杜昉,在孙忠怀的发言之后,几位围绕着内地综艺节目当下的乱象和下一个现象级节目是什么进行了激烈的交锋与脑暴。

众嘉宾合影

2015年,烧钱的明星真人秀节目井喷,那未来素人真人秀会不会逆袭?曾经火爆一时的选秀会不会东山再起?脱口秀节目真的会如他们预言的再度崛起吗?或者这一次交锋,给出的不仅仅是预测,更多的还有对现在乱像的思考。出席此次论坛的,还有已经从浙江卫视辞职去教学的夏陈安,他做了名为《寻找三个滚雪球的人》的演讲,呼吁寻找超级制作人、产品经理人以及职业投资人,打通全产业链。

华策影视集团副总裁杜昉开场

2015第21届上海电视节综艺论坛嘉宾:

孙忠怀:

现任,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总经理。腾讯门户业务腾讯始创者与现任管理者。2003年7月加盟腾讯,2004年至今一直担任腾讯总经理,全面负责门户业务的内容运营与组织管理。

杜昉:

现任华策影视集团副总,HI MEDIA CEO。曾在清华大学未来媒体研修班研究未来媒体发展趋势及美国密苏里大学学院学习交流,研究UGC及其在电视媒体中的运用。加入盛大前,杜昉曾任浙江卫视副总监,兼节目中心主任。杜昉拥有近20年的电视节目策划制作经验,他担任总策划成功制作过多档中国家喻户晓的大型综艺节目,其代表作有《我爱记歌词》,《中国梦想秀》,The Voice中国版《中国好声音》等。

夏陈安:

现任中国络视频研究中心主任。曾任浙江广电集团副总、浙江卫视总监,浙江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高级。2015年1月,请辞浙江广电集团工作职务,进行全新职业规划。据报道,4月起,夏陈安将担任中国传媒大学经管学院和MBA学院学术导师。

马延琨:

现任腾讯络媒体事业群视频平台运营部副总经理,腾讯视频综艺负责人。

周冬梅:

现任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筹、《奔跑吧兄弟》总统筹。

马昊:

现任天娱传媒副总裁。2009年,3月,担任快乐女声总导演,上星节目每期收视;10月,导演的《和未来有约》晚会获得中央领导李长春同志的肯定,湖南广播电视局通报表扬。12月,担任2010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总导演,全国同时段电视节目收视。

易骅:

现任日月星光传媒创始人。国内电视制作人。先后担任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超级女声》《快乐男声》《名声大震》《金牌魔术团》《元宵喜乐会》等制作团队。

交锋

有钱的做明星真人秀

没钱的考素人逆袭?

前段时间,传闻广电总局将出台新政限制明星真人秀节目,一个季度只能有一档真人秀节目,且不能在同一天里轮番重播,因此传跑男第三季可能会受影响。在此次论坛上,跑男制作人周冬梅借机澄清来闻子虚乌有,但对于跑男会不会叫停,她还是选择了不回应,但她坦承明星真人秀扎堆的现象。而今日在台上的几位制作人中,有芒果台选秀的总导演,也有当下火爆的跑男制片人,烧钱的明星真人秀节目以及让素人变明星的逆袭节目,本身就是一场交锋。

而同时是买家又有自制节目的视频络,可谓痛并快乐着,选择购买什么样的电视节目和自产什么样的节目,来满足用户至上的需求,更是一场大的考验。

周冬梅:近接到很多,很多媒体打的,传闻总局要出台政策来限制真人秀节目,起码现在来看,是子虚乌有的。但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明星真人秀扎堆,总局认为必要的时候出台政策来规范,也很正常,不用大惊小怪。规范很重要,但也要相信市场,终大浪淘沙,一定是有内涵和有品质的适合中国观众心理的节目,才能生存下来。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易骅:在去年韩风非常非常激烈的时候,《极速前进》是一个欧美模式。从制作到播出,就是要跟跑男不一样。韩国的模式太贵了,深圳买不起,《奔跑吧兄弟》有很多台、公司抢,而《极速前进》当时只有我们一家,所以非常容易拿下。这个选择是对的。

马昊:天娱是北京成立的一个特别特别特别小的公司,我们不仅没有钱去买韩国的模式,也没有钱去买欧美的模式。所以我们花了很多年的时间,从2004年到现在大概11年的时间,专注于做年轻人的文化和偶像。我认为中国的明星真人秀节目,已经做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了,但我觉得真人秀不止明星真人秀,所以想在探索一个纯素人的新节目。

马延琨:(钱都花在买跑男了?)对啊,钱都花在这里了。对视频站来讲,平台对内容和多元化的需求特别大,这样就导致如果没有好的、多元化的内容供给,我们的平台就是有缺失的。素人真人秀是我们做内容探索的一种,但是我们也承认,除了天娱做的超女、快男养成类的节目之外,能够火起来的素人真人秀很少。另一方面,既然有那么多人都去做明星真人秀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探索一些素人真人秀的形态呢?

脑暴

原创版权该如何入手?

不管是跑男,还是爸爸去哪儿,抑或是好声音还是我是歌手,这些节目版权的模式都是来自韩国,内地的热门综艺节目被调侃成韩国模式的搬运工。还有同时两家卫视为同一个节目版权大打出手的情况,今日在台上所有的嘉宾都承认原创版权不易做,但

对于所有节目提案都必须带着韩国人出现,才会有人多看一眼的现象,如果都把它归功于这个社会急功近利,是不是也是在急着脱卸?

为什么会这么依赖韩国的版权,属于我们自己的原创版权要如何推进、如何切入呢?这个命题,不是一次意见交锋就能解决的,与其开撕,还不如冷静脑暴该如何改进。

周冬梅:我特别想要媒体为我们正名,有很多吐槽说中国的电视人不动脑筋,做模式的搬运工,要么从西方搬,要么从东方搬,不知道原创。但我真心感觉中国的电视人是全世界勤快、辛苦的。能在收视率、口碑都能够做到一线水平的完全原创的节目,客观上说还没有。为什么难呢?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很急,要赚快钱,都觉得来不及了。这两年我感受太深,特别是去年下半年,民营资本各种基金来了,门口排着很长的,但凡稍微像样一点的公司来提案的时候,都会带几个韩国人。我觉得我们更多的应该在引进模式方面做本土化的创新吧。

马昊:几年前我们去日本学习,他们会把凌晨一点的时段拿出来专门做新的东西,做实验,去试错。他给你一个指标,达到了就放到傍晚档,再达到了就提到黄金档。凌晨一点看电视的人都是年轻人,而这些人又是在晚间时段的主流。我一直呼吁平台方能够去打开这样的可能性。对于创新的理解,不一定是说要把目光盯在一个完全让你这辈子没见过的模式,是绝不可能。我们从超女那个年代开始,PK是我们创造的,放大做到,所以超女、快男、快女就是中国原创的。

马珽琨:实际上所有的平台都有一种现世报的感觉,恨不得对引进的节目花几亿都可以。对于原创节目花几百万都觉得好像压力挺大。但我们这几年还是尝试着去做了一些相对小体量的节目。英国会给创意人员有很大的空间试错,你来提议案,我就做两集样片,两集样片之后先播,播了如果好我再出钱给你,可能变成一季的节目去做,如果再做的好,就由专门的模式公司向全球销售。而且这种创意是不属于平台,是属于创意公司的。

我相信跟互联技术革新结合的内容,是在持续发展起来的。我们的《你正常吗?》做了非常多的微创新,比如在国外是电视台做街访,但在中国通过络做调查,很容易我们可以收到几千万的样本。第二季的时候又做了新实验,比如跟亲人对视3分钟。作为互联平台,我们虽然亏损,但是我们愿意去扶持一些新的创意,我们还希望能通过互联技术的革新,这远远大于我只给你钱来得更有意义。

探讨

下一个现象级节目

选秀和脱口秀会东山再起么?

当下所有的电视台都在玩明星真人秀,亲子的、户外的、交友的、挑战类的,一窝蜂,但纵观内地综艺发展的线条,从选秀开始再到相亲热、职场热,没有哪一类节目能长盛不衰。明天的综艺节目事实上要探讨的是下一个现象级节目会是什么?曾经火爆好几年的超女快男,还有现在正火的跑男,都会面临被新类型节目冲击和淘汰的危机。而内地综艺节目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回暖。哪一种类型的节目会突然再火,下一个现象级节目是全新的还是回暖的,没准是超女、快男再度来袭,也有可能是现在完全没人看的脱口秀,谁都不好说。

马昊:天娱的回答永远是:做偶像,做偶像,做偶像。中国进入了全民爱秀时代,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机会,让大家互动起来。只有所有的用户想参与,你的互动才成立。我们也会在这方面会下大力气去开发全新的模式。

易骅:有时候会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有时候又会经常放弃,不问明天,只争朝夕。这个命题太难了。我特别认同马延琨说的,过去的综艺节目和未来好的现象级节目都有一个根本,就是能带动各种渠道的受众跟着你一起High。

周冬梅:我们应该更多的关注一些常态的节目,我比较认同刚才马昊说的明星养成类的节目,因为它是伴随着很多年轻人一起成长的。还有一个我觉得非常有前途的节目,就是脱口秀节目,是基于几点考虑,一社会开放程度越来越高,第二80后、90后、00后在非常宽容的环境里面接受的教育,他们的表达能力越来越好,越来越敢于张扬自己的个性,不愿意趋同,愿意亮出观点。所以,我觉得脱口秀的时代,是不是也要到来了。

如何打通产业链?

夏陈安:要搞定三个人

中国络视频研究中心主任夏陈安发言

在思虑下一个现象级综艺节目的同时,也必须要思索这个过程中还有哪些环节没打通,哪些环节是无法克制的弱项。嘉宾在台上交锋激烈,但身为跳出体制的观察者,夏陈安在环节登台发表的一次名为要找到滚雪球的三个人的演讲,像是在总结,也是在为内地综艺节目如何做到更好、打通全产业链,提了至关重要的建议。简而言之,找到以下三种人,便能事半功倍。

夏陈安:要寻找像周冬梅、杜昉、易骅这样的超级制作人。在中国超级制作人的价值多数是被低估的,明星价值不断的翻番,价格越来越高,但是我们的制作人拿到的回报是完全被低估了。第二类人是产品经理,我在浙江卫视工作的时候,遗憾的事情就是跑男节目的产业链没有做好,比如跑男游戏在市面上没有引起多大的反映,跑男的衣服、帽子也没有成为当下流行款。第三类是职业投资人,并不是有钱就好,我觉得关键是得了解行业,得有战略规划,他能对超级制作人进行扬长避短的工作,还有其它资源上的配合。

超级制作人的灵魂作用,产业经理人产业链和营销的开发,加上职业投资人给梦想插上翅膀的力量,有这样的三种人,我觉得可的以对中国未来娱乐产业会有更大的推进。

张一山个人资料 张一山的女朋友白雪 张一山杨紫结婚照

不花钱的祛斑法 痛快除斑重拾净白肌

温州港瓯南港区瑞安作业区控制性详规通过评审

张一山个人资料 张一山的女朋友白雪 张一山杨紫结婚照
不花钱的祛斑法 痛快除斑重拾净白肌
温州港瓯南港区瑞安作业区控制性详规通过评审
分享到: